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
GPU抢人大战打响,GPU市场潜力究竟有多大

GPU抢人大战打响,GPU市场潜力究竟有多大

分类:科技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正式完成对芬兰半导体公司Siru Innovations的收购,英特尔在追赶英伟达的路上又增添了一笔重磅砝码。


从技术的角度看,Siru Innovations在计算机图显领域有深厚的积累,技术涵盖高级API到底层GPU架构解决方案等环节;从业务和市场占有率的角度看,Siru Innovations多年来积累的人脉、客户 资源全部被英特尔收入囊中,也让后者如虎添翼。


当然,在价值研究所看来,收购Siru Innovations只是英特尔近期一系列大计划的其中一步,高层对GPU这块肥肉的野心早已不断膨胀。而英特尔之所以要死磕GPU市场,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追上时代潮流———以GPU为代表的高性能计算技术,和AI、5G等前沿技术是相互依存的。


不可否认,英伟达仍是GPU行业绝对的领军者,无论技术研发水平、产能、占有率都是遥遥领先。尤其是独立显卡市场,应用场景更广泛、更贴近前沿技术也有更高的利润率,这也是英特尔一直求而不得的一块宝地。


不过,随着英特尔Arc系列独显的正式面世,英伟达危机感上升,几大巨头之间的直接对抗也开始升级。



场外有愈演愈烈的人才争夺战,场内是技术上的不断内卷,看着GPU这个聚宝盆,半导体巨头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和冲动。


收购Siru Innovations,英特尔继续加码GPU业务


美国当地时间周二,英特尔在官方Twitter上宣布正式完成对芬兰半导体公司Siru Innovations的收购,后者将并入英特尔的图形业务部门。


能让英特尔如此兴奋,Siru Innovations自然有自己的过人之处。


Siru Innovations创办于2011年,是一家以图形IP、软件定义无线电和工业触摸屏用户界面等市场为主的低功耗图形IP开发商和移动图形服务提供商。根据官方介绍,Siru Innovations在图形IP相关技术领域颇有建树,技术也是其最大卖点之一。


从技术研发的角度看,Siru Innovations在计算机图显领域的确有深厚的积累:涵盖高级API到底层GPU架构解决方案等环节,也拥有丰富的低功耗、高性能SoC图形IP开发经验。


尤其值得关注的,是Siru Innovations团队对英特尔Ponte Vecchio处理器研发上的助力。


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投资者会议上,英特尔首次公布了自研超算卡Ponte Vecchio的性能参数。按照英特尔官方说法,该产品的性能领先英伟达的王牌产品7nm安培卡皇A 100至少160%,被不少媒体冠以“芯片怪兽”的称号。


根据The Register的报道,Siru Innovations的研发团队是上世纪90年代图像开发的先驱,团队中有大量曾在AMD、高通和BitBoys等巨头工作过的研发人才,技术储备和英特尔高度适配。


从业务和市场占有率的角度看,Siru Innovations多年来积累的人脉、客户 资源全部被英特尔收入囊中,也让后者如虎添翼。


在过往很长一段时间,高通、AMD都和Siru Innovations建立着稳定的合作关系,体现了后者在技术上的优势。在英特尔看来,Siru Innovations和高通、AMD的合作经历以及对市场的理解,也有助于其进一步开发利润丰厚的PC和移动显卡市场。


面对这如同天作之合一般的联姻,也难怪英特尔在公告中难掩喜悦之情:


“这个才华横溢的团队带来了数十年开发图形IP和软件服务的经验,将有助于支持我们在MaaS、ADAS、游戏等领域的客户,欢迎加入!”

当然,在价值研究所看来,收购Siru Innovations只是英特尔近期一系列大计划的其中一步,高层对GPU这块肥肉的野心早已不断膨胀。


英特尔之所以要死磕GPU市场,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追上时代潮流———以GPU为代表的高性能计算技术,和AI、5G等前沿技术是相互依存的。在自动驾驶、AIoT、智能终端等多个应用场景中,GPU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员,在未来几乎所有终端都需要更强大的算力。


已经错过移动互联转型期,失去芯片界统治地位的英特尔可不愿再跌倒一次。为了赢得未来,从现在开始押 注GPU是唯一的选择。而过去几年,英特尔也作出了许多努力。


一方面,英特尔正不断丰富自己的产品线,从PC到移动端,进行全面而深入的布局。


截止今年3月份,英特尔针对PC端的Arc系列独立显卡共有三大系列产品(Arc3、Arc5和Arc7系列),分别瞄准主流游戏、性能游戏和迎合游戏等不同应用场景。此外,花费巨资研发的客户端显卡Battlemage、Celestial和Druid系列也已全面推向市场,英特尔初步构建了自己的GPU产品矩阵。


其中,上文提到的高性能PC市场利润最为丰厚,也是英特尔最为眼馋的———这是Siru Innovations对英特尔最大的诱惑。


目前,英特尔正在加速研发高性能PC处理器,能否攻克GPU和加速 器相关技术难点是成败的关键。而购入Siru Innovations之后,英特尔更有底气叫板英伟达的Hopper和AMD的CDNA2企业导向架构。


另一方面,在收购Siru Innovations之外,英特尔还通过调整内部组织架构、发展战略调整等各种方式整合内部资源,将GPU提到更重要的位置。


还是在2月份的投资者大会上,英特尔CEO帕特·基辛格宣布了英特尔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,共梳理出数据中心与人工智能事业部(DCAI)、客户端计算事业部(CCG)、加速计算系统与图形事业部(AXG)、网络与边缘事业部(NEX)、英特尔代工事业部(IFS)和Mobileye六大业务线。


在这六大事业部中,AXG、IFS和Mobileye是英特尔人下一阶段的重点业务,基辛格的预期是到2026年时至少一般的营收增长来自上述三大业务线,并实现每年至少10%-12%的营收增长率。


回想起两年前的架构日上,Xe GPU首次亮相,时隔22年再度发力GPU市场的英特尔在英伟达面前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对手。但短短两年之后,局面已被完全颠覆。


现在,或许轮到英伟达作出回应了。


GPU抢人大战打响,昔日王者英伟达也不乏隐忧?


不可否认,英伟达仍是GPU行业绝对的领军者,无论技术研发水平、产能、占有率都是遥遥领先。


众所周知,GPU目前主要分为独立GPU和集成GPU两条赛道,前者主要应用于高性能PC、VR/AR头显设备、AI服务器,后者的应用场景则集中在智能手机等移动端硬件设备上。


根据JPR公布的数据,截止去年四季度,全球GPU出货量为1.01亿块,环比三季度增长0.8%。其中,英特尔占有率达到62%,虽较三季度略微下滑0.1%,出货量还是独占鳌头。AMD该季度市占率约为19%,同比小幅下滑0.7%,英伟达则同比下降0.6%至19%。

(图片来自JPR)


然而,独立显卡应用场景更广泛、更贴近前沿技术也有更高的利润率,这是英特尔一直求而不得的一块宝地。而在独立显卡这条赛道里,英伟达整体实力非常强大,统治无可撼动。


同样来自JPR的数据显示,英伟达和AMD在独立显卡市场的占有率分别为81%和19%,基本上凭两家之力形成垄断。


在过去两年,AMD也作出了许多努力,希望从英伟达手中抢走更多市场份额,可惜始终未能如意。将对比周期拉长就可以发现,自2020年以来,英伟达的市占率一直维持在80%以上,中间虽然遭到供应链危机和疫 情封锁政策的影响、产能显著降低,AMD也无法撬动其客户 资源。


但随着英特尔Arc系列独显的正式面世,英伟达危机感上升,几大巨头之间的直接对抗也开始升级。


最直接的表现,是高频率的互挖高管现象,已经愈演愈烈的收购战。


在英特尔和Siru Innovations的收购案尘埃落定之时,不少媒体都在报道中着重强调一点:后者的联合创始人Mika Tuomi在高通、AMD等半导体巨头的工作经历。


据悉,Mika Tuomi曾创建被称为“芬兰AMD”的GPU公司BitBoys,后者在被ATI收购后,Mika Tuomi先后进入ATI、高通和AMD等半导体巨头工作,也是高通Adreno GPU产品线的奠基人之一。此外,另一位创始人Mikko Alho也曾是高通芬兰公司的负责人,统筹高通GPU项目的硬件规划、资源配置等事务。


当然,过去两年英伟达、高通、AMD和英特尔几个巨头的人员流动已经不算什么新鲜事,Siru Innovations的两位创始人只是其中一个缩影。


往远了说,在当初研发Xe GPU时,英特尔就高薪挖来AMD GTG部门主管、首席架构师Raja Koduri。Raja Koduri不仅在英特尔进军独立显卡市场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如今也在收购Siru Innovations一案中扮演了关键角色。


往近了说,今年年初,在收购ARM彻底宣告破产之后,英伟达马不停蹄在以色列筹建CPU设计和工程团队,招募数百名硬件、软件和架构工程师。其中最重磅的“引援”,无疑是挖来英特尔的设计经理Rafi Marom,担任架构CPU研发主要负责人。


即便相对冷静克制的AMD和不在战场中心的高通,在场外抢人 大战中也不乏戏份。


在Raja Koduri被英特尔抢走后,AMD从英伟达挖来高级技术市场经理Sean Pelletier;高通的子公司高通技术则在去年年初高价收购前苹果SoC首席架构师和ARM资深工程师Gerard Williams的初创公司NUVIA,连带NUVIA旗下一众有苹果、英特尔工作经历的资深研发人员全部收归麾下。


或许大家已经可以看出来,几个巨头在不断挖人、扩张的过程中,早已模糊了原始边界,切入对方腹地:英特尔要全力攻克独立显卡市场,英伟达开始发力做CPU,AMD和高通在GPU这条赛道上也已经越走越深入。


价值研究所就认为,以英特尔Xe系列独显为代表,更多半导体巨头对独立GPU市场发起冲击,英伟达的对手不仅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难缠。


应用场景有望进一步扩宽,GPU市场潜力究竟有多大?


IDC的报告显示,2018-2024年是GPU市场的高速发展期,期间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将超过30%,整体市场规模则预计在2027年左右达到2008.5亿美元的巅峰,可谓潜力无穷。


坐拥强大的并行计算能力,GPU现在已经被广泛应用在PC、服务器、游戏主机、汽车和移动硬件等场景。但在价值研究所看来,这并不是GPU的终点和边界:随着5G、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的不断发展,GPU的应用场景还有很大想象空间。


事实上,早在2015年时任英伟达解决方案工程架构副总裁Marc Hamilton就说过,GPU的应用领域“超乎想象”:


“高性能计算、数据中心、互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深度学习……只要是需要强大计算能力和加速能力的领域,都不能缺少GPU。”


最近两年,GPU在数据中心和云计算领域的地位就不断上升,英特尔重金挖来的Raja Koduri正是这方面的高手,这也体现了英特尔对这些前沿科技领域的野心。


更不用说早已离不开GPU的AI和自动驾驶等领域。以中国时长为例,根据IDC的报告,2021年数据中心AI核心技术设施中,GPU服务器的占有率达到91.9%,预计整体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64亿美元。

(图片来自天风证券)


翻看在独显市场占据统治地位的英伟达和AMD的财报也可以发现,对比过往游戏、加密货币矿机占据大半壁江山的时期,其营收结构已经悄然改变。占比上升最明显的,当属数据中心、专业可视化和汽车相关业务。


四季度财报显示,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营收达到创纪录的32.6亿美元,符合华尔街预期,同比、环比分别增长71%和11%。来自超大规模数据中心、公有云、企业核心云和企业边缘云等行业客户的强劲需求,推动了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的不断增长。


相反,受加密货币价格波动和监管收紧影响,一直充当英伟达头号现金牛的游戏业务表现平平。四季度游戏业务营收录得34.2亿美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降至45%以下,且37%的同比增速低于三季度的42%。


以英伟达为参照,我们不难推测数据中心、云计算在GPU的未来中将扮演重要角色。而尽快抢占这几块高地,则成为AMD、英特尔、高通们狙 击英伟达路上的首要任务。


就目前而言,AMD比英伟达的其他追赶者领先半个身位,先后赢得微软、联想、戴尔等客户的信赖,去年年底还拿下Meta的数据中心大单正式进军元宇宙。


根据AMD的规划,其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内将数据中心的能效提升30倍。在去年拿下Meta订单时推出的GPU Instinct MI200加速 器,性能已较上一代产品提升近5倍。


有AMD在后面苦苦追赶,想必英伟达也会充分提高警惕。但往好的方向想,这些巨头之间的疯狂内卷,或许会在某种程度上推动GPU技术的发展,并进一步拓宽应用场景。


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来说,这不见得是一件坏事。


写在最后


在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英伟达、英特尔、AMD、高通等国际巨头身上时,价值研究所还是想提醒大家一句:正行驶在发展快车道上的国产GPU,也值得更多关注和期待。


东吴证券的研报指出,GPU国产替代市场规模超过50亿美元,在游戏、工业、先进制造、生物医疗等行业都有广阔的应用前景。


毫无疑问,国产GPU的发展落后欧美巨头很多。毕竟直到2014年,景嘉微才研发出真正意义上的首款国产高性能GPU芯片JM 5400。


但在此之后几年,国产GPU芯片的研发进程不断加快,景嘉微也肩负起了打破外国巨头技术垄断的重任。过去两年,随着芯动科技推出“风华1号”剑指高性能桌面级/服务器级GPU市场、摩尔线程和壁仞科技也先后推出全功能国产GPU,英伟达身边的敌人越来越多。


现阶段,上述国产GPU厂商自然尚未具备和英伟达、英特人、AMD等巨头掰手腕的实力。但正如前文所言,GPU行业一直在变化,英特尔、AMD也没有放弃过追赶英伟达,不断改进技术、调整战略。


在这个科技为王的时代,充满机遇也充满挑战,关键只看谁能抓住这个上位的时机。



来源:价值研究所、钛媒体

注: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,侵权即删!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